公教報專欄  
福傳經驗交流

 

 

公教報專欄文章 (11)
2004年
20    
  30    
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  2003年 文章 >>>>
天主的計劃奇妙莫測

「福傳」對我這個出世領洗的人來說確實有些陌生,更何況過了廿多年都是普通教友生活,甚至連主日教友都不如的人,怎樣去跟別人「說教」呢?很慶幸家人大多數都是教友,甚至老一輩的比我還要「神心」哩!那我可還有對象、還有需要做什麼福傳?
  
天主又真有祂的意思,讓我嫁了一個認識天主教但又不願意領洗的人,他讀的是天主教學校、亦曾參加過慕道班、信仰根基一點都不比我弱,只是跟很多人一樣,他不想太多束縛,希望活得自由自在些。我又因虒t母的揀選,有機會加入聖母軍、一個強調個人成聖及福傳的團體,使我開始認識什麼是福傳、怎樣去福傳和為什麼要福傳;但認識是一回事,實踐又是另一回事。

經過幾年的鍛鍊,開始懂得福傳的技巧亦有些少心得:與陌生人傳教時,開口雖有點難,但他們的反應可說是與我無關,即使被拒絕亦可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過,只要面皮厚些,仍然可以繼續接觸其他人;與朋友講信仰,有點戰戰競競,但即使被拒絕亦不會失去這個朋友,大不了下次不談這個話題罷了;與至親的人傳福音,委實是一項大挑戰:你了解他的性格、他知道你的弱點、彼此有自己的立埸、大家不怕爭持己見,即使爭辯得天翻地覆,明天仍是摯愛的親人,但見面有點「面阻阻」,以後都不敢重提此事以免難堪,因為大家都知道對方的底線。根據以上的分析,當他(現時的丈夫)仍是朋友的時候,我倒有勇氣跟他講信仰、派福傳單張、和他一起參與慕道聚會等,他沒有抗拒但可惜亦沒有接受。

朋友階段過去了,他仍是依然固我,享受著「自由自在」的生活。有幸的是,我仍然是聖母軍,而他一直都接受我的一切教會活動。成為了夫妻,大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默契,但這卻成了福傳的障礙 - 我知道他不想多談信仰、我卻很想和他分享;我知道他不是不接受、但又怕他感到被壓迫而不高興;我知道他暗地堣銕驧菃琚B卻希望他能踏出多一步,加入教會。我對他越了解,換來的卻是更多的心理障礙。我只能依靠聖母、多祈禱。

正當我熱衷於教會事務之際,原來他已在潛而默化地改變。雖然言語上很少直接討論信仰問題或分享感受,但我每星期參與彌撒(甚至帶同兒子一同參與)、每日讀經、每週參與聖母軍的聚會及工作、每日的祈禱等,這些從不間斷的教友義務及個人在信仰上的修維,竟然使他有些動搖。在某年某月的時空中,因一些生活上的困擾,他竟邀請我為他祈禱、我們甚至一起祈禱起來。我雖然為他而擔憂,但另一方面又很高興他開始懂得投靠天主。

可惜,困難過後,他又回復以往的生活,我有點失望但仍在盼望,我相信天主會有祂的計劃。在另一次工作的轉變中,他又再想起天主,而這次祂竟派了另外一位教友協助我完成這計劃,這位便是他日後的代父。他們是同事、又住在同一區、年紀相約、有共同的嗜好、剛巧又在同一部門工作,這些是巧合嗎?不是,我反而相信是天主巧妙的安排,這又一次證明天主真的有他的意思。再者,可能因女兒的出世和領洗後,他漸覺將來我們三個有信仰的走的是同一條路,只剩下他一人孤單上路有點不安吧! 無論怎樣,他最終參加了慕道班,更在同年四月的復活節領洗。感謝天主,祂成全了我多年的心願,讓我們一家人都成為天父的兒女,活在天父的慈愛之中!

福傳年工作組供稿